澳门葡京网上娱乐

“哑嗓子”与“拼命三郎”

发布日期:2021-11-22   信息来源:轨道新葡亰   编辑:郭毓  字号:[ ]

潍烟高速铁路作为山东省重点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对补齐胶东半岛地区高速铁路发展短板,构建胶东半岛环状高铁网,推动胶东经济圈一体化,打造轨道上的半岛城市群等具有重要意义。

在推动潍烟铁路建设过程中,新葡亰潍烟铁路项目广大员工扛起重任,坚持不懈攻坚克难。然而,飞速的建设速度不仅仅要付出汗水,还需要智慧,也有泪水与心酸,尤其是征地拆迁工作,一方面要快速推进项目实施,一方面要面对性格百态的民众,各方面利益彼此关联,错综复杂,稍有不慎将难以推动工作。复杂细密的征地拆迁工作反映在乡情百态、昭示世事人心的同时产生无数感人至深的故事。

“哑嗓子”拆迁负责人王存社

王存社,皮肤黝黑的西北汉子,干练洒脱,潍烟铁路征地拆迁负责人。众所周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征地拆迁工作是施工建设迈出的第一步,也是决定施工生产进度的关键因素。项目部在征地拆迁工作上面临三方面难题:一是拆迁量巨大,拆涉面较广;二是时间紧,任务重。潍烟铁路是典型的边开工边拆迁工程,受暖温带东亚季风区大陆性气侯的影响,形成雨水多、冬季风大气温骤降等特点的天气致使有效施工时间短;三是被拆迁户难度较大,大部分拆迁户经过了荣乌高速拆迁经历,“反拆迁”经历丰富。

老王同志深感责任重大,从资料室取来了线路平面图,买来了一盒荧光笔,从项目部管段标头开始细细的把图纸研究了好几遍,哪里有企业要拆迁,哪里有住宅要搬走,哪里有养殖场要还建,这些全部都用不同的颜色一一作了标注,同时也深深的印在老王的脑海中。老王简直就是潍烟铁路管段的一份活地图,没有他不知道的村落,没有他不熟悉的道路,没有他不懂得风土人情和他不熟悉的村民。潍烟铁路莱州东制梁场位于莱州市朱桥镇前郝村、秦家村、张官王家村三村交界处,占地一百八十多亩,主要经济作物大姜,由于市场需求旺盛,大姜价格最近几年一路走高,当地村民更是把土地视为聚宝盆不愿意出让土地。王存社同志带领项目部对外协调部全体人员走村入户进行动员和政策宣讲。要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至关重要,不仅要熟练掌握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还得熟悉山东省地方征地拆迁政策、补偿标准及当地的风土人情和风俗习惯。

那段时间,在老王同志的带领下,项目部对外协部全员做到了“白天一把锁,晚上一盏灯”“礼拜六保证不休息,礼拜天休息不保证”的工作状态,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加班加点完善内业。当地农民早上早早的下地干农活,项目部协调人员要比老乡起得更早,在老乡下田之前和老乡见面,否则就得等上一整天。每天晚上,老王就和同志们进行第二天工作的分工,把每天要进行的工作细化再细化,包括谈判的方法方式以及交流的语言。协调员每家每户做动员工作,这样的工作持续了将近一个多月,最终按期完成临时用地征用和补偿工作,确保莱州东制梁场按期开工建设,为潍烟铁路全线第一孔箱梁架设创造了条件。

梁场建设如期开工,然而真正的拆迁工作才刚刚开始。由于各镇政府资源有限,政府主导的拆迁大型机械紧张,拆迁户因集中搬迁而找不到车辆,王存社便和项目部其他领导研究,迅速组织了一支由二十人、一辆铲车和两台挖机的搬运队,并亲自参与拆迁和搬运。俗话说得好,“搬家时家财万贯”。老乡想带走每一砖每一瓦,老王同志设身处地的为老乡着想,尽量满足每一个被拆迁户的要求,安排搬运队人员把凡是老乡需要带走的东西全部装车打包带走。老王同志常说:“身处拆迁负责人的位置上,只要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在不损害单位利益和群众利益的前提下,我的任务就是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大家从西北高原来到滨海城市建设潍烟铁路不就是为了交通更便利、出行更方便,确确实实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大事吗,老百姓的事就是我老王的事!”

群众工作的复杂性决定了要想把工作做好,必须坚韧不拔、坚持不懈。每一寸土地牵扯到每一位农民的切身利益,不同的家庭提出不同的要求。很多农民都不同意现阶段征地拆迁的补偿标准,不愿意提供土地,有的家庭提出过分的要求,有的家庭甚至不让入户。王存社同志不断和莱州市指挥部、朱桥镇人民政府积极对接,联系村委会,邀请朱桥镇镇长、主管征地拆迁副镇长、三个村委书记及村长到现场办公,解决莱州东制梁场拿地问题。其中,张官王家村意见不统一,四五十号村民聚集到现场办公室,为着各自的利益,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持不休,一声高过一声几乎要把房顶掀开。老王同志费劲口舌逐个说明、逐个回复村民提出的问题,从早上一直持续到深夜,第二天又继续工作。那段时间,除了吃饭和睡觉,一睁眼就和群众交流,甚至没有时间喝一口水,嗓子哑了,嘴唇上长出了水泡,人也廋了一圈,从此认识老王的人都称他为“哑嗓子”老王。

拼命三郎高财年

高财年,潍烟铁路对外协调部副主任,人称拼命三郎。拼命三郎,不是大家想象中的胡干、蛮干,相反的,他心细又善良,拼命三郎说的就是他在工作中忘我的拼命精神。 2020年11月初潍烟铁路开工建设,项目部跑步进场,高财年从蒙华铁路转战潍烟铁路。潍烟铁路工程征地拆迁用地面积大,途径行政区域多、征地时间紧,高财年一进入工地就投入紧张的工作。项目前期人手紧、任务重,为了工程顺利进行,高财年白天入户谈判,晚上加班加点起草合同。

潍烟铁路管区内共拆迁住户128户,养殖场18户、姜窖17处、仓库一座以及坟墓搬迁72座,这些都在他的脑海里印的一清二楚。莱州市程郭镇南菊寺村被拆迁户总共45户,基本都是一个姓,这些被拆住户自觉地结成“联盟”,拆迁补偿达不到他们的要求或者宅基地不批复他们就一户也不开始动迁,眼看政府定的计划2021年4月30号已到期,但是被拆迁户没有一户签订补偿协议,没有签订动迁协议就意味着没有拆迁的可能。但是此处是潍烟铁路跨S306省道一百米连续梁,一旦在这卡壳就意味着架梁机无法顺利通过,莱州东制梁场面临全部存梁台座存满梁而无法生产的场面。被拆迁户中有一位八十多岁风烛残年老人,身患各种疾病,老人的子女们害怕房子被动迁以后一旦老人有个三长两短的连个追悼的地方也没有,因此老人全家对拆迁人员很排斥,凡是拆迁人员一律不准进入他们家门。高财年一次又一次的被拒之门外,无数次去看望重病中的老人,面对冷眼与拒绝,他送去真诚的温暖和关怀。冰冷的局面终于被感化,老人的孩子愿意出面和政府工作人员进行沟通,经过反复的沟通与协调,终于妥善安排老人一家的过渡住所,并根据老人家庭条件符合照顾解决对象的情况,主动联系政府工作人员帮他办理相关手续,对此,老人全家对高财年都十分感激,最终也同意了拆迁补偿方案。

“工作压力不算啥,就怕家里突然来电话”,这是老高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由于老人年事已高而孩子还小,工程人最害怕突然接到家里电话。怕啥来啥,从来不在上班时间给他电话的老父亲突然给他打来电话,电话的那头老父亲是那么的无助:“孩子啊,你娘查出了癌症晚期……”本来可以立马飞到母亲身边尽孝的他,由于那段时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再加上项目部人手实在紧缺,高财年同志迫不得已一直坚持到邻近春节前才赶回老家,连家都没有来的及回就飞奔到医院,2021年春节在医院陪母亲度过。正月初七刚过,高财年把家里安排妥当又重新回到工地开始繁忙的工作,一干又是半年。2021年6月份,母亲病情加重,老高同志急匆匆赶回家和家里人商量进一步的治疗和安排。一边是病重的母亲,另一边是紧张的工期,自古忠孝两难全,高财年同志一边担心着母亲一边还要强撑着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中。2021年9月,本来计划国庆期间回家陪陪老妈的他突然接到紧急电话:母亲走了。这个刚强的西北汉子没有被繁重的工作累到,被失去亲人的悲痛压的喘不过气来,被无法割舍的亲情撕裂。国庆节,举国欢庆的节日,然而对于高财年来说却是天塌了的日子,他承受着悲痛的心情送走了慈祥的母亲。过了头七,他不得不重新收拾好心情继续回到岗位,一头扎入紧张的工作中。

没有那么多的天赋异禀,优秀的人总是努力跋山涉水,只要不停地走就有数不尽的荣光。开工不到一年, 潍烟铁路钻孔桩全部完成,承台墩身完成百分之九十,箱梁预制完成百分之四十五……正是因为潍烟铁路项目部有一大批像“哑嗓子老王”、“拼命三郎老高”这样的领导和员工,才取得了一项又一项成绩。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